推荐视频
相关视频
吴澍:行走在地面上的交易者
  • 吴澍:行走在地面上的交易者
  • 标签:吴澍 走在 地面 交易
  • 主演:吴澍
  • 导演:和讯网
  • 首映:2014年09月29日
  • 类型:高手专访
  • 人气:
JW播放器
  • 没有开启JWPlayer支持
迅雷下载
快车下载
视频简介

    主 持 人:黄哲 嘉宾:吴澍

    文字实录:

      和讯期货:和讯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本期的期货高手访谈节目,我是主持人黄哲。今天咱们现场有幸请到了职业投资人吴澍先生,我们欢迎吴老师的作客,吴老师您好。

      吴澍:主持人好,和讯的各位网友大家好!

      和讯期货:我们知道吴老师是从90年的时候就进入到了金融体系,最先接触的是股票市场,然后在05年的时候又开始做了期货。请问您当初是什么原因进入到了期货市场, 您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吴澍:这个话说起来就比较长,因为相当于是对我的历史要做一个回顾。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90年进入金融系统,主要是因为当时所学专业使我进入这个金融系统。但是在我学的这个专业当中,必须要接触的东西毫无疑问就要有股票期货。所以这个期货的萌芽是在那个时候埋下的。

      但是之前因为没有期货这个东西,所以我最早接触的是股票,股票应该说早期当时国内一个是操盘理念还不够先进,第二个国外的这些资本,操盘的这种人才还没有进入。所以我们当时在95年之前操作股票其实是很容易的,当时我也是操作单支股票,滚动地去操作,到了某一个价位我就卖掉,当它跌到了某个价位我就买进来,闭着眼睛去做。这样的话,通常一年也能够翻个一倍多。这种情况在95年有一个很根本的变化,当时就是有一些国外的一种先进理念还有人才都陆陆续续进来了,这个时候市场操作难度就开始变大。操作难度变大了以后,但是你还能赚钱,因为总体来讲那个时候还是处在前一个牛市的发展过程当中,所以那个时候利润率降下来了,一年大概就能够赚个50%左右。

      所有一切的变化在什么时候出现的呢?就是在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之后,这个时候开始我们整个股市也进入一个熊周期。进入熊周期,我们散户当时不掌握任何的技术,不掌握任何的理念,纯粹是在市场上听消息,撞大运。在这种情况下,你要赚钱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你就是在这个市场上你是被人家随便宰的。然后就会出现持续性的亏损。所以我当时在96年赚的钱到2002年的时候就亏了。然后自己原来工作有一些积蓄,也亏的差不多了,亏的基本上要见底,所以02年的时候我那时候基本是属于要退出这个市场,感觉这不是我能干的事情,所以当时就已经是在准备退出。

      转机恰恰是在05年,我当时会去开期货帐户,完全是因为我过去手下一个员工他跳槽到一家期货公司去,他需要有一个介绍人家过来开户的这么一个指标。我就作为指标之一我就去开户去了,开户的时候他就送我一本书,这本书说出来网友们可能还是有点印象叫做《投资市场秘诀》,这本书曾经有一段时候是非常风靡的。我当时拿了这本书以后我就看,看了以后突然发现原来这个市场还可以这么玩的,股票、期货原来是可以这样操作的。我个人为什么最终会选择还是要做期货,是因为期货有做空机制,而股票是没有的。股票没有做空机制其实是在保护投资者的利益,因为限制了某一种方式。期货市场上面有做空机制,相对来讲在技术指标的体现上面会比股市来的更客观一些,因为股市是一种共和的市场,一起往上走,大家一起赚钱,这个时候并不是这个股票始终都能够往上走的,必定要出现一些回调,但是在这个回调的过程当中因为没有做空机制,所以技术指标的体现是不完整的,这是我个人的一个理解。

      所以当时看到这些了以后,我就决定那个书后面有一个训练营的广告,我就尝试性的打电话过去,最后是去学习了,我是06年的5月份是去学习的,然后从此就踏上期货这条路了。

      和讯期货:您的经历等于也有着十几年的从业经历了,从刚开始做会计,然后从银行体系一边工作一边做股票,然后股票市场经历了人生的第一次重大亏损以后,05年因为被曾经的下属拉过去开发客户做指标,然后才接触的期货,所以做到今天。那么您对一面天堂一面地狱的期货市场有着怎样独到的理解呢?

      吴澍:应该说这种说法非常客观。但是我总是喜欢说帮它再加一句话,因为过去也有人说过这个问题,我喜欢加上一句话,我说你既不要上天堂也不要下地狱,你走在地面上。一面天堂一面地狱,这是理所当然很清楚的,一面天堂本身就说明你的体系就是有问题的,如果你不是无原则地去重仓,你怎么可能一定是天堂呢,这是不可能的,如果单纯这样的时候说明体系是有问题的。我们在这个市场上我们不做这样的事情。

      和讯期货:还是要多接接地气。

      吴澍:一定要多走在地面上。

      和讯期货:接地气才能有盈利。刚才您说到您是从05年做到现在在期货上,我们也知道您在05年的时候到10年这段时间内您的资金就已经翻到了百倍,然后您用了自己创建的一个独到的交易系统,这个交易系统您可以跟我们介绍一下吗?

      吴澍:是这样的,我更愿意把它认为是一种体系,你看现在一些成功的企业就知道,他其实是因为体系的成功,他并不是其中创办者或者老板,或者是一些核心的管理人员,他出来的一些点子,非常不错的点子,但是没有这个体系去保证他落实,这个点子其实也等于是没有用的。所以我个人更强调,我这个东西或许独到的并不是任何的一种技术指标,独到的或许是恰好我们掌握的是一种体系上的东西,最终是因为体系而致胜,而不是因为指标致胜。

      和讯期货:当时您是抓住了哪一把行情盈利了这么多,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吴澍:当时我06年去学习,整个磨合期一直到06年年底才完成。原来我在银行本身对这种体系的认识有一些先天性的东西,因为毕竟始终在培养,我们看到非常多的企业,知道他的成功是这么样子,所以当时也是重点做体系上的研究。这个是我学习的时候没有学习到,因为学习主要教的是技术指标。我当时整整半年的时间,一直都是在磨合这个东西。到06年年底,这个体系磨合好了,应该说大约成功了。原来都是以铜作为背景为研究的,那个时候铜价格我们觉得涨的已经很高了,感觉不太合适,当时选择了单价相对低的,有非常大活跃度的橡胶品种来做,正好赶上牛市的末尾,我们07年整个牛市的末端,紧接着是08年的高点回落,紧接着暴跌,然后接着到12月份四万亿推出来以后,整个09年的上涨行情,其实主要就是抓住三大行情。另外其实百倍,因为是福利的原因,福利的滚动,假如你把百倍放到五年里面去看的话,其实一年才两倍多点,严格地说这个市场上挺多人能够做到这点,不难。

      和讯期货:那您是从2010年以后用您的这套体系一直逐步稳健盈利了吗?许多投资者都是在逐渐地摸索中发现了自己的交易风格,请问您是一直以波段交易为主吗?当初为什么要选择波段作为您的交易方式呢?

      吴澍:选择波段,我从后面说起,橡胶这个品种我之所以后面一直操作就是因为这个品种有相当的活跃度,另外就是由于期货市场具有做空的机制,所以技术特点能够更清晰地体现出来。第二个如果一旦要走一个趋势行情,一定不会一蹴而就,当中会相对严格地走出一些比较典型的技术特点出来。再就是十年的这种中短期是可以有可能盈利的,只要走出波段,这个波段我们就可以盈利,这个是没有问题的。

      10年我那个时候辞职,也还经历过一段磨合,我看盘的时间没有办法充分的保证,所以我通常下单以后都要找个人帮我盯着盘,有什么问题赶紧告诉我一声。辞职了以后,突然间我有时间看盘了,时间非常充裕,这时候就会犯我们行内人说的手痒,就很想去动一动,这种想在潜意识里面影响你,就会造成你对盘面的一些判断,也会失真,所以也要经过一段磨合期,那段磨合期我应该持续了有半年左右的时间,操作资金大概回吐20%。我本身有个原则,我最大的资金管理就是我决不再向市场多投一分钱,从来我都是从市场里往外拿钱,一分钱我都不投入,所以对于我放在外面的这些个人资产一点损失都没有,就是我里面额定的操盘资金回吐20%,当时就迅速稳定下来了,还算好,因为这个磨合时间还不算太长。

      和讯期货:您是波段交易主要以技术面分析为主还是以基本面分析为主,您的入场点又是有什么依据?

      吴澍:严格地说我应该是以技术面为主,因为我是学会计学金融的,应该说我做这种基本面的分析,我觉得并没有太大的难度,但是基本面分析有一个制约因素,就是当你收集的这种影响价格的因素越全面,你做出的判断才能越客观,同时这种因素还要考量到对于市场的接纳度还有反映。应该说这个太难了,一般人不容易入手,也不容易做到,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是学这些出来的,本身我学这个专业,我在银行还有相关的工作经验,我仍然是觉得做基本面分析还是太难了。所以我最后是选择了技术分析,但是这二者我觉得他们其实是相辅相成的,基本面是战略性的东西,而我技术我是战术层次的东西。也就是说,虽然我对基本面没有什么刻意的去判断,但是大的这种总的经济周期,经济走势我心里还是能够有感觉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在战略的层面底下,在具体的战术上运用我们的指标体系的手段去完成,这二者其实并不矛盾。

      和讯期货:我相信也是因为您之前从事会计职业的原因,为您现在做期货交易有不少的助力。

      吴澍:对,不仅仅是会计,因为我在银行就相对比别人来说省了两个步骤,因为20年的银行经验能够培养我的激励观念,做银行一定有一个高压线是永远不能碰的,而这个就是激励的观念就是在这里养成。另外一个就是心理因素的培养,这个也是银行带给我的东西。

      和讯期货:我们知道您现在做期货交易还涉及到了程序化,请问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程序化交易的,是用什么样的策略?

      吴澍:我从2010年辞职以后,当时为什么程序化交易,就是因为我手痒的原因,纯粹拿来做一个研究,作为一个业余爱好,那个盘我不看,就专门研究程序化,结果没想到无心插柳,后面倒是派上用场了。至于说整个怎么做,我还是把我这个指标体系放到里面去,因为我的指标体系里面很重要的就是趋势形态,然后再结合技术指标进去,这三者的相结合来形成这个体系。做程序化的话,有的东西没有办法细化,我们对趋势的界定可以,但是总是会有例外。另外对于形态的识别,这个在程序化里面是完全没有办法做到的。这个时候就需要我们参与到一些震荡里面去回吐掉一些利润,把我们整个收益率适当地往下降。所以应该说要通过程序化获取短期积累比较大的财富,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作为一种理财工具我觉得挺好外。

      和讯期货:请问您是手工交易比较多还是程序化下单情况比较多,适用于所有的品种吗?

      吴澍:是不是适用所有品种我不敢肯定,因为我现在注意力都在橡胶上面,所以其他的品种,既然这个品种能够赚到钱,就没有必要再计较其他。第二个就是现在因为往返于澳洲,澳洲毕竟到国内航期有一个时间差,再一个有时候莫名其妙的会断网,进入中国登国外的网页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只要登陆中国的话就莫名其妙的断。然后我一开始去发现这个问题,我就把所有资金集中到程序化里面去,既然说地方不能稳定,那就只好找一个相对稳定的去让它运行。

      和讯期货:那您的这套体系遇到震荡市的话该怎么办?

      吴澍:我觉得这个震荡应该要看怎么样的震荡法。像我这种做波段的人来讲,如果是大区间的震荡没有关系,因为大区间的震荡能够拉出一定的空间,这个时候你的这个方法还是能奏效的,我们最怕的就是搓衣板行情,就是上下幅度不大,始终来来回回折腾,其实最怕是这种行情,这种行情我感觉是无解。如果人工交易的话,我可以回避掉。如果是程序化交易,碰上这样的行情回避不了,这个就是我这个程序化当中一定会利润回吐的,因为如果跟着趋势走一点问题都没有,任何编出来的东西,跟趋势都没有任何问题,关键就是在碰到这种搓衣板回吐的多或者少,这就要依靠每个人实际操作还有对于指标的理解,和怎么运用的问题。

      和讯期货:我们知道您一直专注做橡胶,刚才您也说了,江湖号称橡胶大王。请问您当初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品种,现在的橡胶期货相比您一开始进入期货市场操作的橡胶期货有哪些不同?

      吴澍:首先我要说一个所谓的橡胶大王,是我那些学员们随口一说。我个人觉得应该用橡胶老油条可能对我这种描述会更准确一些。操作橡胶我刚才说了,因为我06年系统大概初成的时候,这个时候铜的价格我觉得太高了,所以就选择了活跃度比较高然后价格相对低的橡胶品种。之后因为一直在这个品种上盈利,所以也就没打算换它,所以就一路跟着橡胶就下来了。橡胶这个品种挺有意思,因为现在肯定是风格跟过去不同,它的分水岭就是大合约。我们橡胶经历一个从一手5吨到一手10吨大合约的转换。之前的橡胶整体来讲上下波动非常大,能够拉出足够的空间,而现在换成大合约以后,客观上就使得一些散户没有办法参与了,因为当时价格还高,换大合约的时候应该3万多块钱一吨,所以一手做下来的话,如果资金量小的可能就没有办法参与,只能做一些白糖、大豆、螺纹钢相对单价要低一些的。

      大合约之后整个橡胶的波动就跟过去的铜非常相似,这个时候像这种搓衣板类的行情会出现的更多。然后,如果一旦形成趋势了以后要回头相对就困难一些,现在橡胶大概是这样。

      和讯期货:这些年您在期货市场总结了哪些盈利的关键因素,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吴澍:其实盈利关键还是在于体系,我更习惯于把我整个的体系分成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叫做指标体系,就是这个时候你需要去界定趋势,识别形态,根据某一些技术指标去进出这个市场,这是最基础的。然后这个时候还要再上到第二个层次,你就没有办法避免,一定要接触到一些止损盈利怎么界定的问题,另外资金管理怎么做。如果还要再上一个层次的话,这个时候一定要接触到激励的执行,形态的控制。所以我跟愿意分成四大块,叫做指标体系、资金管理、激励执行和形态控制四大部分。

      和讯期货:请问谁是在期货市场给您指引最多的人?除了那本书。

      吴澍:那本书《投资市场秘诀》应该是我的恩师宋文彪先生和邓秀女士两个人写的。如果没有他们的引入门,应该说2006年将不会是我的一个转折年,或许我现在仍然是一个整天怨天尤人的小职员,所以我到现在一直都还非常感谢他们两位。

      和讯期货:还有当初给您开户的那一位员工。

      吴澍:现在一点没有问题,他现在应该要请我吃饭,因为他现在是某期货公司总部的风险总监。当时拉我过去开户,我怎么说也算是他的垫脚石之一,虽然没死成。

      和讯期货:这也是一个缘分,所以有了今天的期货市场的成就,也是有很多人的潜移默化的因素在里面。我们知道您现在是游居澳大利亚,请问您目前的投资领域有哪些?有参与到国外的金融市场吗?

      吴澍:现在是这样,还是以操作国内为主,偏向程序化,还是要有一些东西打发时间,就好象当时打发时间而言就是程序化一样,现在打发时间就是研究一些外汇,因为如果是外汇的话,应该说风险可能比期货市场要更高一些,但是对于技术指标的完整体现反而要比国内期货市场要更好。这个是我今后要往这个方向尝试一下看。

      和讯期货:请问您一直在做橡胶,上面有很不错的收益,未来会考虑到转换别的品种身上吗?

      吴澍:这个肯定会,因为从整个期货市场的发展来看,商品期货最终是要被边缘化的。现在这种国际上的统计,一年这种商品期货的成交量差不多只占总体投GE的这种成交量大概5%左右,已经占到非常小的份额。股指期货的交易大概占到20%—20%,所以剩下的部分全部都是外汇的交易。这当中对于股指的一个交易,大多数还是都集中在期权。所以今后我们期权推出了,就要看游戏规则怎么样,能不能适应,可以适应就有可能会参与,另外一个外汇应该也是一个主攻方向。但是投资风格,我觉得应该变化不会太大,但是体系不会变化太多,但是一定会根据品种的盈利点来做一些适当的调整,这是必然会的。

      和讯期货:吴老师即将在金手指投资训练营担任教师、讲官这一角色,接下来将会给学员带来哪些精彩的课程,能不能提前分享一下?

      吴澍:应该说金手指这个课程,是我们总结了过去两三年教学的经验来逐步逐步的形成的这么一个训练营。这个训练营主要还是从解决学员的理论盲点,因为我们掌握任何一种理论都会有盲点,从解决这个盲点去入手,然后注重的是实战的操作能力。所以我们这个课程短短两天说一下理论,教你怎么去搭建一个体系,然后接下来全部都是在实盘当中纠正你的一些不应该有的一些错误,或者发现你有什么样的一些潜质和可能性,我们注重的是他最终的效果。所以我一直认为这其实是一种非常好的方式,学习从来都是总快捷的方式,就好象我刚才说的,我在这个课堂上我会教给学员们这四大方面的东西,指标体系、资金管理、激励执行、形态控制,这四大部分就是我们整个课程所有的内容里面的细化。技术指标这块其实我们并不会太侧重讲,我们更尊重于让学员形成有自己特色的技术指标体系。当他的这个体系越具有个性化,那他在这个市场上存活的时间也就越久,他越有可能成为那个成功的人,这就是我们这个训练营将要做和打算要实现的一个目的。

      和讯期货:非常感谢吴老师今天给我们带来精彩的分享,也非常感谢您的收看,相信吴老师一定会给各位学员带来非常精彩的课程,从中得到很大的受益,在期货市场上一路走向成功。本期期货高手访谈节目就到这里了,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网友点评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人 才招聘 | 免责声 明 | 网站地图 | 订阅RSS | 友情链接 | 广告合作

本站郑重声明: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Copyright@微讯财经网

微讯财经网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浙ICP备10211628号 邮箱:kefu@weixuncj.com